今天收到《皇冠》寄來的本期雜誌,開啟歡喜的二月份
這是第三次稿上《皇冠》雜誌 不過前兩次都是迷你小說 這回是遊記散文
說好久沒出外取材了⋯⋯ 都快沒東西寫了 ....

紐約最難忘的咖啡味 @金大佛

跨年前夕,一個人拎著大行李箱飛往紐約,展開萬里尋友之旅。我們事先相約在某地鐵站碰面,好友L特別叮嚀在我抵美後發個訊息給她,好讓她盤算該何時出發和我喜相逢。前往見面的地鐵站前要先轉兩次車,這對擅長冒險的我不算難事,倒是我的手機卻怎樣都連不上機場和地鐵站的WIFI讓我深感困擾,偏偏我的班機還提早降臨紐約,若沒即時通知L,恐怕我只能杵在地鐵站吹著冷風癡癡盼著她來臨。

 

「萬一連不上線,就跟路人借手機打電話給我」

 

在經歷無數次連線失敗後,我不得不採取L提議的下策,但我沒料到「借電話」這簡單的動作在紐約執行竟這般困難。首先,我在機場向一名黑人女警借,我想一來黑人很熱情(至少我在舊金山碰到的黑人如此),二來又是人民保姆肯定沒問題,結果她叫我去商店買電話卡;在地鐵站排隊買票時跟身後一名有小聊幾句的和藹可親叔叔借,可惜問了才知道他是德國人,跟我一樣是觀光客,愛莫能助;正當在地鐵上一籌莫展之際,某站上來了一名男性華人,我彷彿看見了一絲得救的曙光,想必同為亞洲同胞八成會伸出援手,不過我錯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SAY NO!;最後在快抵達和L集合的地鐵站時,決定再放手一搏問了一位白人商業人士,當他從西裝內袋掏出手機問我號碼時我差點喜極而泣,可殊不知他身旁的朋友阻止了他,他表示現在詐騙集團橫行最好不要出借,於是他聽了朋友的勸給了我一聲「Sorry」。

 

雖然當時認為紐約客跟紐約的天氣一樣令人寒心,但我並不生氣,只感覺滿滿的無奈,畢竟紐約是惡名昭彰的犯罪城市,導致當地人不輕易相信陌生人也是情有可原。最終我決定上街尋找咖啡店、搜尋網路,不幸中的大幸是當我扛著行李箱走上樓梯步出地鐵站就有一間咖啡兼蔬食店,我向店員說明了我的狀況後順道點了一杯拿鐵。沒想到店員接過我的手機輸了他們的WIFI密碼後對我說:「你可以不用點東西就坐在這裡等朋友來沒關係!」,踢了一連串鐵板後突然遭溫柔對待,霎那間覺得該名店員猶如天使般的存在,但我還是堅持要兩塊美金的拿鐵,邊喝邊等待好友的現身。坦白說,那杯拿鐵本身又冰又難喝,但卻是我那趟紐遊行喝到最溫暖人心也是滋味最難以忘懷的咖啡了!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金大佛的奪門而出家網誌

金大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