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大三不久後,我認識了她,一個臉上隨時掛著燦爛笑容的雙子座女孩,因為我和好友常至她打工的飲料店光顧,隨著上門次數愈來愈多,我們也不再侷限於「今天想點什麼喝?」、「甜度冰塊呢?」、「需要袋子嗎?」的制式對話,還互加msn和電話,關係逐漸從單純的店員和顧客進化成了朋友。
每當她下班回到宿舍,總會準時傳來訊息向我報備,兩人東聊西扯直到我有了倦意,這樣微曖昧行為對當時剛落入失戀深淵的我無疑是塊救命的浮木。慢慢地,我醉翁之意不在酒,買飲料反倒是順便的事,見她一面才是真正的目的。「如果我問妳願不願當我女朋友,妳會答應嗎?」跨年前夕msn上,我小心翼翼地向她丟出一個假設題,沒想到得到她迅速肯定的回應。就差這麼一步,彼此的關係就能更上一層樓。

但在我「明知故問」前,幾次相伴外出遊玩,愈來愈發現其中的不對勁。「友達以上,戀人快滿」的這段時間裡,我發覺白天的她總是開朗燦爛,但入夜後卻彷彿被黑暗吞噬,極度反差的雙重性格讓人漸覺驚恐,尤其三更半夜不時接獲她低沉喃呢來電的次數日漸頻繁,我終於明白她異於常態的行為。讓我下定決心斬斷這段若有似無情感的關鍵點,是在某個夜半時分,我睡眼惺忪地接到來電,對話中,她毫無邏輯地表明自己正在割腕,嚇得我瞬間清醒,我不曉得她想要表達甚麼情緒,只知道這已經比過火的撒嬌還要更讓人覺得驚懼。

於是,她的這一刀,就這樣劃開了我和她的界線,我們還沒交往,我已經決定先「分手」了。


, , , ,
創作者介紹

金大佛的奪門而出家網誌

金大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